聯系電話:0431-88771355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政務公開 > 政策法規及編纂指導

長春城市演變的歷史軌跡——在市委黨校干部培訓班上的講座

時間:2017-07-31 14:40:39  來源:  作者:

 非常高興有這樣的機會,和各位學員就長春地方歷史的話題進行學習交流。這里,我由衷地感謝市人社局、市委黨校的安排,感謝林姍校長和曉偉局長的推舉!說實在話,接下這個任務,我很心虛、氣短,論學識,論資格,論講課經驗,都有更好的人選,讓我講,有點“趕鴨子上架”,實在是勉為其難。之所以有勇氣走上講臺,是因為我覺得在地方干部教育培訓中進行歷史特別是地方歷史的教育很有意義,是創新之舉,更是明智之舉。對史志部門和史志工作者來說,是機會,更是責任。

大家都知道,所謂歷史,是人類社會在過去所發生的事情的總名。任何事物都有它的過去,就是說,都有它的歷史,大到一個民族、國家、政黨,小到一個單位團體、家族家庭乃至個人。歷史是城市的根脈,文化是城市的血液。任何一座城市都源于歷史的造就,都源于文化的滋養。因此,學習長春地方歷史,不僅可以幫助我們進一步了解腳下這片熱土的滄海桑田、興替更迭,知道“長春從哪里來”,“我們是誰”, 幫助我們準確地把握城市的發展規律,知道“長春向哪里去”,還能增進我們對這座給予我們學習、工作、生活的平臺,給予我們親人、朋友、師長、同事及種種美好情感,幫助我們實現種種夢想的共有家園的感恩和熱愛,還能幫助我們樹立“歷史意識”,培養“歷史眼光”,多些清醒,少些盲目,多些深邃,少些膚淺,多些厚重,少些輕薄。當前,全黨上下正在開展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以落實規定、改進作風為主線,照鏡子、正衣冠、洗洗澡、治治病,切實克服形式主義、官僚主義、享樂主義和奢靡之風。身上染灰塵,根子在心靈,問題大多出在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上。有人說,“歷史是獻給人心靈最偉大的贊禮”,我覺得非常值得玩味。關于學史的意義,從古到今,古圣先賢、名人政要的至理名言,不勝枚舉,大家也是耳熟能詳,不用我多講。這里,我只引用習近平同志今年3月在中央黨校講話的部分論斷,以結束我的開場。習近平同志是這樣說的:“學詩可以情飛揚、志高昂、人靈秀”,“學倫理可以知廉恥、懂榮辱、辨是非”,“學史可以看成敗、鑒得失、知興替”。由此,他強調:各級領導干部“要認真學習黨史、國史,知史愛黨,知史愛國。要了解我們黨和國家事業的來龍去脈,汲取我們黨和國家的歷史經驗,正確了解黨和國家歷史上的重大事件和重要人物。這對正確認識黨情、國情十分必要,對開創未來也十分必要,因為歷史是最好的教科書”。

 

下面,我們轉入正題,講一講“長春城市演變的歷史軌跡”:

我想著重講一講新中國成立以前的長春地方歷史,準備分四個階段講,即“長春廳建置之前”、“清中葉至民國初年”、“東北淪陷時期”、“解放戰爭時期”。 截至目前,學術界還沒有關于長春歷史分期的權威結論。我知道,我這種分法一定有不嚴謹、不科學之處,但為了講解方便也得劃分一下,權當一家之言吧!我只想理出一條主線,縱向地梳理一下長春的歷史,然后再把每個階段內的長春橫向地展開,擇其大端,輪廓式地、大樣式地加以描摹。

一、長春廳建置之前的長春

我們都知道,1800年,清嘉慶五年,清朝在長春正式設治,建“長春廳”。上個世紀末,這一年份被確定為長春城市的起源。以此為依據,2000年,市委市政府組織開展了一系列大規模的紀念長春建城200周年活動,2010年,市委宣傳部、亚慱体育app編委會又推出了紀念長春建城210周年的活動。加之近些年來媒體的廣泛宣傳和相關出版物的陸續問世,長春建城200多年似乎已成了家喻戶曉、婦孺皆知的常識。在這一常識的遮蔽下,人們很容易把長春歷史和長春市歷史,準確地說是長春地區歷史和長春城市歷史混為一談,于是經常有人說“長春有200多年歷史”。嚴格意義上,這既準確,又不準確。長春城市歷史有200多年,并不等于長春地區的歷史就有200多年。考古發掘或文獻資料表明:在清設治之前,長春地區并不是“無主荒原”或未開發的“處女地”,很早以前人類就在這里活動,經歷了人類文明史的各個發展階段。以農安為中心,在這片土地上,夫余、靺鞨、契丹、女真、蒙古、滿等中華眾多民族紛紛登上歷史舞臺,攻城略地,施展文韜武略,人類文明在交匯、融合、化育中演進,長春地區也隨政權更迭不斷變換領屬關系

(一)上古時代:長春地區已有人類活動

人口是人類社會的主體。馬克思說:“有了人,我們就開始有了歷史”。哲學大師馮友蘭把歷史劃分為兩種,一是真實發生過的歷史,一是寫出來的歷史。因此,只有有了文字,才能有寫出來的歷史。原始社會,也就是上古時代,是人類歷史的第一社會,是人類歷史的源頭。這個時候,還沒有文字記事,至少是現在還沒發現有,因此考古發掘是探究當時情形最主要的手段。

古人類學家把中國古人類分為四個階段:猿人,大約出現在在公元前170萬年到20萬年之間;古人,大約出現在在公元前20萬年到10萬年之間;新人,大約出現在在公元前10萬年到4千年之間;最后是現代人,就是公元前4千年以來,直到今天的我們乃至明天我們的子孫后代。考古發掘表明,進入新人階段,長春地區就發現了人類活動。

1、榆樹人。1951年,原東北工學院地質系師生在今榆樹市周家油坊村的油坊屯、大車家屯、小車家屯進行地質調查時,采集到人類頭骨化石兩塊和脛骨化石一根,同時還獲得打制石片和一些古生物化石。經中科院古脊椎動物和古人類研究所鑒定,屬于舊石器時代晚期的古人類化石,定稱為“榆樹人”,命名為“榆樹文化”。1977年,吉林省地質科學研究所有關人員又來這里進行了科學發掘工作,測定推斷該遺址年代距今4萬——2萬年。“榆樹人”所處的社會環境為母系氏族社會初期,即氏族公社時期。一個氏族公社約有幾十人或百人左右。一個氏族公社不可能孤立存在,周圍最少要有2——3個。專家們據此推斷,當時長春一代“人口數量,當在三百人左右”。

2、青山頭人。1981年和1982年,吉林省地震局和地質礦產局先后兩次在前郭爾羅斯蒙古族自治縣青山頭發現古人類的頭蓋骨和部分軀干化石,經碳十四測定,化石距今約130008000年前。被命名為“青山頭人”。據測定青山頭人屬于舊石器末期智人,是榆樹人的延續和發展。長春位于第二松花江及其支流飲馬河、拉林河、伊通河流域,地處猛犸象、披毛犀動物群的聚居地區,是青山頭人最佳的大片狩獵和捕魚地帶。這一時期,青山頭人廣泛活動于吉林省的中部、西部和東部。活動范圍的擴大,反映了人口數量增多。據專家推算,從榆樹人到青山頭人,“長春地區人口可能增長到千人左右”。

3、左家山遺址。舊石器時代和新石器時代的主要區別,就是石器是打制的還是磨制的。使用打制石器的時代就是舊石器時代,使用磨制石器的時代的就是新石器時代。1985年前后,在長春市內的南嶺、南湖、兒童公園、伊通河兩岸的大屯、刁家山、馬家溝、黑嘴子、楊家溝、張家店、紅石砬子,以及農安的元寶溝、左家山一帶,出土了打制石器和陶器,經科學鑒定,長春地區進入了新石器時代,距今70004000年前。其中左家山遺址非常重要。這個遺址在農安縣高家屯南偏西伊通河北岸的左家山上,南向伊通河,北靠廣闊的原野,既有漁獵之便,又適于農耕是宜于人類居住的理想場所。出土了陶片、人牙、人骨、蚌殼,鹿、羊、魚、野鼠等動物骨骼,石器、骨器,以及紅燒土房屋。距今6000多年前,被認定為長春地區最早的居民點。

據專家研究推測:舊石器末期(約15千年前),地球上的人口總數,人口學家估算為3百萬人,到新石器末期(約5千年前),地球上總人口約5千萬人。長春地區舊石器末期最后年代約1萬年前,新石器末期約4千年前,新石器時期大約6千年。這個時期人口增長約有十幾倍,總數約有萬人以上。

(二)周至秦時期:長春地區是東北四大古族系之一——濊(穢)貊族的生息地

在古代東北地區,有4個大的部族系統:一是古商族(漢族)族系,在東北南部;二是東胡族系,“胡”是中原對古代塞外諸民族的統稱。東胡族系因其分布在匈奴的東面,故稱東胡,它是一個由若干游牧部落構成的松散的氏族部落聯盟體。大致活動在今內蒙東部和東北西部。后來建立北魏、北周政權的鮮卑族,建立前燕、后燕的烏桓族,建立大遼國的契丹族,建立大元帝國的蒙兀室韋就是由東湖族演化來的。三是肅慎族系,主要居住在東北東部,以漁獵經濟為主,兼營農業、畜牧業,活動在白山松水間。分布范圍是:東臨日本海,西到呼蘭河以東,南到琿春和汪清縣以北及吉林長春地區,北至黑龍江入海處。后來的挹婁、勿吉、靺鞨(在唐朝建立渤海國)、女真(宋代建立大金)、滿族(入主中原,建立清朝)等民族就是從肅慎族演化來的。四是濊貊族系。濊貊是我國北方和東北地區的古老民族。“”一名最早出自周代,遠在先秦就有了該族的文明史。會貊族系,主體分為和貊兩個族群,都居住在東北中部,主要在松遼平原、松嫩平原活動,靠東、靠北,貊靠西、靠南,同一語言,風格相近,毗鄰而居。就是東,北至今黑龍江流域,東北為肅慎,西為東胡。族以農業為主、漁業為輔。公元前3世紀以前,濊族人建立了國,都城即設在今農安附近,國王的印文為“王之印”。這是吉林省境內最早出現的地方民族政權。貊族,分布范圍大約東到今農安、遼源,西到今通榆、沈陽,南到本溪、丹東,北到今齊齊哈爾。貊族以牧業為主。這兩個族群,在春秋戰國時期合二為一,在東北中部融合成了一個龐大的古族系。以后的建立夫余國的東夫余、建立高句麗國的卒本夫余及在在朝鮮半島的南夫余(百濟)等新的民族實體,都由貊族演化而來。因此,長春地區被稱作“濊貊故地”、“夫余故地”(舊志里“肅慎故地”的說法被否定)。專家們推算,春秋戰國時期,長春地區人口“約在三萬人左右”。

(三)漢、南北朝時期:長春地區是東北第一個奴隸制政權——夫余國王城所在地

長春地區隸屬夫余國,長達700多年。西漢初,東北地區最早的奴隸制政權夫余國建立,它是“當時東北各族中最早強大起來的國家”。夫余國轄境遼闊,東至張廣才嶺,西至白城子,南至龍崗山,北至弱水(松花江),統治中心在今吉林-長春一帶,管轄著包括今長春、吉林、四平、哈爾濱等廣大地區。夫余“以員柵為城,有宮室”,“有城鎮和村落之別”。夫余國原建王城于今吉林市,因強鄰所侵,后向西遷徙至今農安縣,東晉永和二年(公元346)建立了后期王城。夫余后期王城的建立,標志著長春完成了由原始聚落向古代城市的轉變,揭開了城市歷史發展的序幕。東漢末年,夫余族在長春地區有3萬戶,總人數約20萬人,這是古代長春地區第一次人口增長高峰。夫余國臣服中原王朝,漢屬玄菟郡,三國時改屬遼東郡,晉時受平州護東夷校尉管轄。

(四)隋唐時期:長春部分地區曾被高句麗領屬,后成渤海國的邊陲重地

長春地區隸屬高句麗170多年。進入魏晉南北朝后,夫余國勢日衰。高句麗政權(公元前37年朱蒙建國起共立國705年),曾一度歸附夫余國。十九世王好太王時高句麗國勢強盛,公元470年,親征夫余,“凡攻破城六十四,村一千四百”,夫余國反過來臣服了高句麗政權。北方的勿吉族興起后,于北魏太和十八年(494年)進攻夫余,夫余王率眾逃奔高句麗,夫余國滅亡。勿吉族滅夫余國時,好太王趁機占領了今農安以東廣大地區,夫余后期王城廢毀,變為高句麗的邊遠小邑。長春地區的夫余族被俘被殺、走死逃亡,人口下降到幾萬人。668年,唐軍攻破平壤,高句麗滅亡,從此高句麗不再作為一個獨立民族出現在歷史舞臺上,濊貊族系各族逐漸成了東北歷史上消亡的民族。

長春地區隸屬渤海國200多年。高句麗末期,位于今長春地區北部的挹婁族崛起。挹婁族屬肅慎族系,魏晉南北朝時稱勿吉族,隋唐時稱靺鞨族。圣歷元年(698年),粟末靺鞨首領大祚榮統一靺鞨各部,建立震國。開元元年(713年),唐玄宗冊封大祚榮為“渤海郡王”,震國改稱渤海國。在唐王朝的支持下,渤海國“盡得夫余、沃沮、弁韓、朝鮮海北諸國”,疆域不斷擴大,號稱“海東盛國”,成為東北地區第一個封建制地方民族政權。渤海國仿唐王朝的郡縣制,在夫余故地今農安縣設夫余府。夫余府位于渤海國西部,與契丹接壤,是邊陲重地。渤海國共有“戶十余萬”,夫余府占兩萬戶,長春地區總人口15萬左右。

(五)宋代遼金時期:長春地區既是糧食集散地,也是政治、軍事中心地帶

兩宋時期,長春地區先后受遼、金兩個封建王朝管轄,近300年。926年,強大起來的契丹族在遼太祖耶律阿保機的率領下滅渤海國,建立契丹國。947年,契丹國號改為遼。遼朝于976年完成了東北地區的大一統,設置三京道一百二十九州,長春地區在東京道龍州黃龍府管轄范圍內。遼時期,長春人口約7萬人。1125年,女真族滅遼朝,建立大金,金沿遼制。完成了東北地區的第二次大一統。金朝實行路府統州縣制,長春地區在上京路隆州(后改為隆安府)范圍內(今農安縣城)。金后期,長春地區人口再次接近20萬人。

長春地區古代農業第二次開發,“始于遼,盛于金”。遼金時期是長春古代農業大開發、大發展時期。據《金史 食貨志》,“上京諸路(包括今長春地區)每年稅粟達二十五萬五千余石,每年只支六萬六千余石,積存糧食高達二百四十七萬六千石”。建國后,長春一帶出土的金代鐵制農具數量之多,種類之全,前所未有,說明當時農業生產十分發達。金王朝之所以稱雄半個中國,進而打敗南宋,除政治軍事因素外,開發黑土地,發展農業生產,起了重要作用。(東北良田、物資,托起了多少入關、入主中原的政治軍事力量)。同時,遼金時期也是長春古代城市大建設、大發展時期。遼金時期的長春地區,城堡連網,居民成片,一派繁榮景象。長春古城建設,是從夫余國興建夫余后期王城開始的。到渤海國時期,除了將夫余后期王城改為夫余府,換換名號外,在古城建設上少有作為。遼金時期,則新建了一大批古城。已發現的就有90多座,其中德惠26座,農安23座,九臺22座,榆樹11座,雙陽7座,長春市郊1座。這些古城功能不盡相同,有州縣治所,有猛安駐地,有軍事城堡,有交通驛站,有倉儲重地,也有貿易中心。其中著名的:有農安古城,屬大型古城,是當時東北的四大重鎮之一。還有小城子古城,位于寬城區奮進鄉小城子屯東北05公里的平緩坡地上,伊通河從古城東南流過。距古城200處,有一座荒廢的古廟,名為萬壽寺,據傳是清代所建。古城呈長方形,東西長500,南北寬250,周長1500,屬中型古城。古城有城墻,有護城河,曾出土過宋代銅錢和六耳鍋,現已墾為耕地。大家可能聽說過,老長春還有個別名“寬城子”,這個名稱與長春共用了很長時間。有學者認為,小城子古城就是寬城子古城;也有學者認為,寬城子古城在今南關區一帶,在長春廳設置之前就存在過,“南北廣四里,東西廣七里,以東西廣于南北,故有寬城子之名”。關于這一說法,有些舊志里有記載,80年代也曾出土過一些文物(銅錢、陶器殘片,被哄搶),但尚未發現古城遺跡,缺乏佐證,難以形成定論。除了古城遺址,長春周邊還發現了三道鎮石碑嶺上完顏婁室家族墓葬群及凈月潭的石人、石羊、石虎等金代石雕群等遼金歷史文化遺址。遼金好景不長,當成吉思汗彎弓射大雕時,就在蒙古騎兵的鐵蹄下被摧毀殆盡,灰飛煙滅。

(六) 元明清(中葉)時期:已開墾的長春黑土地大多成了蒙古王公的游牧地

自元滅金,經明至清,設長春廳前,長春地區先后受3個封建王朝管轄,長達600多年。這個時期,長春地區主要是蒙古族的活動區域。蒙古族是個游牧民族,蒙古貴族發動戰爭,“志在擄掠,得城旋棄”。受其影響,長春地區除農安古城作為元王朝的軍事重鎮保留下來外,其余古城幾乎全部毀于戰火,已開墾的黑土地大部分變成了蒙古王公的游牧地。

先是元朝“‘東道諸王’游牧地”。蒙古汗國建立不久,元太祖成吉思汗就將蒙古本土以東的游牧地分封給他的幾個弟弟,合成“東道諸王”。隨著蒙古大軍南下,以“東道諸王”為代表的蒙古貴族趁機擴大自己的領地,先后占領了遼西、遼東廣大地區,進而占領了包括長春在內的東北中部地區。1286年,元世祖忽必烈改國號為“大元”,將黃龍府升為開元路,治所仍設在農安,長春地區成為元朝統治東北中部和北部的政治軍事中心。1342年,開元路治所南遷咸平府(今遼寧開元老城),黃龍府由中心城市將為一般城市,從此走向衰落。元后期,長春地區人口達到10萬人左右。

接下來是明朝“納哈出游牧地”。元朝統治下的東北地區,各民族分片聚居。東北南部為漢族農耕區;東北西部為蒙古族游牧區;東北東部為女真族漁獵區;東北中部特別是長春地區,則為蒙古族和女真族的混居區域。明朝建國初期,殘元勢力不甘失敗,紛起割據,其中勢力最強大的是元太尉納哈出,率部眾20萬人,在金山一代與明軍對峙。屢遭失敗后,將其余部部署在農安伊通河一帶,負隅頑抗。洪武二十年(1387年),明太祖調集20萬大軍進軍東北,幾經反復,納哈出率部歸降。為了控制控制殘元勢力,安撫女真等其他少數民族,明王朝廣置衛所,分而治之。凡歸降的蒙古、女真貴族一律在原地“保境安民”,并頒發“授職敕書”,令其“各領所部,以安畜牧”,納哈出歸降后,封為海西侯,其部下一部分遷入中原,一部分留在原地,今長春部分地區仍為蒙古王公游牧地。這時,長春地區人口有20萬左右。

再一個就是清朝“郭爾羅斯游牧地”。郭爾羅斯本是契丹屬地,后被元太祖仲弟哈布圖。哈薩爾征服,成為蒙古王公的游牧地。傳至第16代孫烏巴什時,以松花江和嫩江為界,將郭爾羅斯分為兩個旗,即郭爾羅斯前旗和郭爾羅斯后旗。烏巴什之孫古穆與后金(清前身)通好,在清征服蒙古諸部的戰爭中立下了戰功。1636年,清太宗封固穆為郭爾羅斯札薩克鎮國公,掌管前旗。1648年,封布木巴為郭爾羅斯扎薩克輔國公,掌管后旗。長春地區除榆樹、雙陽和九臺東部為滿族貴族的漁獵區外,長春城郊、德惠、農安和九臺西部都屬于蒙古王公的游牧地。此時,長春地區人口銳減到2萬來人。

二、清中葉至民國初年的長春

這段歷史,從1800年到1931年,130多年的跨度,內容十分龐雜,我以“三國”、“五區”為主線,給大家簡單梳理一下:

“三國”,指中國(清朝、中華民國)、俄國、日本。“五區”(按時間順序),是“長春城(寬城子)”、“中東鐵路附屬地”、“南滿鐵路附屬地”、“長春商埠地”及“吉長鐵路用地”。

第一塊街區:長春城(寬城子)

我們所說的長春舊城、寬城子舊城,當時叫長春城,也叫寬城子。之所以強調舊城和寬城子的說法,我想一定是在附屬地、商埠地、東站出現之后,為了有所區別,指向具體。(當時如果你從吉林來長春開會,打的(當然沒有)時,司機會問去哪兒?你總不能說去長春城吧,你得說去寬城子,或商埠地,或東站。當時的長春城真就是這樣的格局。)此寬城子并不是我們現在的寬城區。(1946年,稱鐵北是寬城區,鐵南是中山區。1948年,中山區改為頭道溝區。1957年兩區合并,才稱寬城區。寬城區以寬城命名,可能與沙俄在機車廠建的寬城子火車站有關,另一說小城子古城原先就是寬城子古城,有待考證)長春舊城所指的寬城子,位置在今南關區一帶,大體范圍,東到伊通河,西到今岳陽街西河溝【就是現裕華園流經現在白山公園、牡丹園,在兒童公園合流的黃瓜溝,1952年建成民康路暗渠已沒入地下,當時統稱西河溝,從西北流向東南,在動植物園與興隆溝(上游就是南湖)合流,經永安橋注入伊通河】,南到今長春大橋,北到大馬路北大街口。占地528公頃,形狀不規則。南北最長19公里,東西最長32公里,周長10公里左右。舊城衙署建在大經路兩側,西四道街北側,就是現在的大經路小學、103中學所在地。從1825年到1954年的120多年的時間里,長春的主要行政機構都分布在這一帶。長春舊城的城垣和城門,在1912年到1948年間拆除。

考察長春舊城的形成、演變,可以分成設置長春廳、長春廳遷治寬城子、長春廳升為長春府、長春府改為長春縣幾個階段(節點),或者說要關注幾個重大歷史事件。

1、設置長春廳。清軍入關后,清政府對東北地區實行了“封禁”政策,嚴禁漢人進入。封禁東北,清廷基于以下四點考慮:一是,想壟斷資源。“關東山,三樣寶:人參貂皮靰鞡草”。清統治者認為白山黑水間的寶貝都是他們的,別人不得染指。康熙二十年就曾規定,若有人在禁地內挖人參、捉水獺、捕蛤蜊、采蜂蜜等,“為首者枷兩月鞭一百”。二是,要防止滿族漢化。滿清統治者認為,正因為滿人善騎射,八旗兵剽悍勇武,才能以區區百萬人口的小民族,長驅入關得中原天下。一旦讓擅長農耕的漢人流入東北,天長日久,耳濡目染,將會影響滿族善騎射尚武功的“武略本習”,動搖國本。乾隆帝曾說:“盛京、吉林為本朝龍興之地,若聽流民雜處,特與滿洲風俗攸關”,對民人須“永行禁止”。三是,為八旗子弟留一塊“養生之地”。四是,保護“龍脈”。滿清祖先陵寢(永陵、福陵、昭陵)在東北,如果任由外人進入,無論開荒種地,還是采伐漁獵,都會打擾祖宗清幽。如果壞了“龍脈”,那怎么了得?那么,如何封禁呢?在浩瀚無疆的東北大地,用啥作屏障,能既省時又省錢又省力呢?滿清發明了“柳條邊”。所謂柳條邊,簡稱柳邊,或稱柳條邊墻、條子邊,就是在高三尺、寬三尺的土(或磚)臺上,每隔五尺插三株柳條,每株之間再用繩捆結橫連柳枝,形成五尺高的柳條籬笆,也就是“插柳結繩”。邊墻外,一般挖一條深、寬八尺至一丈的“護墻河”,防止有人越過。柳條邊有“老邊”和“新邊”之分。老邊建于清初,在今遼寧境內,西起山海關附近,北至今開原,東南經鳳凰城至黃海海邊,全長近1000公里,稱為“盛京邊墻”。新邊建于康熙年間,從開原威遠堡起,經今四平、伊通、長春郊區、臨雙陽過九臺至舒蘭法特亮子山,全長690華里。新邊共有四座邊門,從南算起第三個邊門——伊通邊門,就在今長春市新立城水庫庫區內。清廷規定:新邊以東,包括現在的榆樹、雙陽和九臺東部,為滿族圍場,蒙古、漢其他民族的人不許進入。新邊以西,包括現在長春市郊、農安、德惠和九臺西部,為前郭爾羅斯蒙古王公游牧地,不許漢人進入。講到這里,有人可能會問:大清朝廷為何如此后代蒙古貴族?原因大體是這樣的:早在滿清入關前,今天內蒙東部的蒙古人就已歸附它。滿清非常高明地與蒙古貴族結成戰略同盟,共同對明軍作戰,形成了“滿蒙一體”的而特殊關系。為了鞏固這一關系,雙方王公長期聯姻,清朝多位皇后、貴妃來自科爾沁草原,雍正皇帝的母親德妃烏雅氏就是科爾沁的蒙古人。除了聯姻,就是贈土封王。清王朝規定,蒙古王公的游牧地只準世代承襲,不準轉讓和招墾。除了施以恩惠、拉攏盟友外,清廷還有更深一層考慮,那就是讓蒙古人為自己看家護院。清入關后,很長一個時期仍有一種危機感,康熙、雍正常以朱元璋滅元時說過的“胡人無百年運”的話,警告宗室和滿足大臣。這固然是鞭策自己要勵精圖治,坐穩江山,也是在留后路,一旦在中原呆不下去,還可退據白山黑水。事實上,柳條邊墻形同虛設,終究擋不住“闖關東”的大潮。最早越過邊墻、來到長春的是“流人”。流人,就是被朝廷流放之人。將犯人或戰俘流放邊疆,是中國一種古老的刑罰制度清朝沿襲了舊制,從順治朝開始就不斷有罪犯及家屬被流放到東北。到了康熙朝,鄭成功的繼承者被鎮壓,以吳三桂為代表的“三藩叛亂”也被平定,福建、廣東、浙江、云南、貴州、湖南、廣西等地的大批反叛官員、軍人及其家屬、近親被押到東北。當時流放的地點很多,包括柳條邊沿邊地帶。流人們在這里從事修邊、耕種和養馬等苦差事。在今天長春東南郊,沿柳條邊遺跡兩側,曾經有過以“云南村”、“貴州村”、“福建村”為名的古老村屯,以何、馬、石、趙四大姓為主,就是這兩部分流人的安置地。接下來是“流民”。流民,指流離失所、背井離鄉的人們。乾隆、嘉慶年間,關內人口增多,加上土地兼并、水旱災害、戰爭等原因,山東、河北、河南的農民紛紛涌入東北謀生,他們越過柳條邊,潛居下來,開荒種地,逐漸形成群落。蒙古王公本來不善農事,郭爾羅斯前旗札薩克第八世輔國公恭格剌布坦見流民吃苦耐勞、精于耕種,為擴大財源,率先招收流民開墾游牧地。因為“地多租少,流民利之,故至者日眾”。到1791年,分布伊通河、飲馬河、沐石河兩岸的漢族、回族已有2330戶,開墾的熟地有265萬畝。蒙古王公向農民收取租糧,每畝4,折銀26厘。為了管理越來越多的進入游牧地的流民,吉林將軍秀林于1799年(嘉慶四年)奏請清廷在開墾地段安官設治。180078(嘉慶五年五月戊戌),清政府旨準設治,在郭爾羅斯前旗境內設長春廳,治所在新立城,設置理事通判管理漢人事務,史稱“借地設治”,也叫“借地養民”。在這種情況下,長春廳官員、蒙古王公與漢族流民之間形成了一種特殊關系:長春廳官員只對漢人進行“審斷詞訟”,不能干涉蒙古王公事務;蒙古王公在長春廳轄境內“設柜收租”,不能過問漢人“詞訟”;境內的漢民則承受著蒙古王公和滿族貴族的雙重壓迫。長春廳是吉林將軍境內的第二個建治廳,第一個是吉林廳。長春廳與縣同級,直接隸屬于吉林將軍。長春廳是長春地區第一個以“長春”命名的地方政權。199710月,“長春城市起源學術研討會”上,專家學者們達成共識,把設長春廳的1800年作為長春的城市紀元,因為長春廳的設置,對后來長春城市的形成和發展具有標志性意義。(長春廳,為什么叫“長春”廳,大家一定關心。關于長春地名的起源歷來眾說紛紜,主要有三種說法:一說是源于長春花。所謂長春花就是月季花,野生的月季叫山刺梅。據傳,長春未開墾之前盛產此花,故移為地名。但此說無實據可查。二說移用遼代長春州名中“長春”之名。遼朝所設置的長春州遺址在今前郭八郎鄉塔虎城村,長春設廳是長春廳早已成為廢墟,與長春設治時間相隔700多年,歷經金、元、明三朝,兩地相距200多公里,有點不可理解,文獻資料也不充分,三說是移用當地自然屯長春堡中的“長春”兩字。長春堡(今隸屬永春鄉)是乾隆朝中葉流民開辟的屯落,是當時較大的一個自然屯。蒙古王公向朝廷奏報就用“長春堡地方”的說法。清廷委任長春廳首任巡檢的文書就直書“今授吉林長春堡巡檢”。 此說普遍贊成。長春一次古已有之,寓意吉祥如意,長存久安,不僅用于地名,也用于宮觀寺院。至于當時官府的想法如何形成的,就沒必要煞費苦心考證了。)

2、長春廳遷治寬城子。隨著墾區向北發展和政區的擴大,長春廳的位置顯得過于偏南,交通不便。新立城一帶地勢低洼,常受伊通河水泛濫之害。1825(道光五年),清政府決定將長春廳衙署向北移至寬城子。寬城子是乾隆年間由流民開墾形成的一個較大村落。居民主要是農民,村落里有農田、宅地、手工作坊、店鋪,互相交錯,但沒有形成城鎮街坊,只在個別地段形成了集市。商人稱之為“寬莊”(有說是寬城子的簡化或雅說,我覺得有諷刺、調侃的意味,把城說成莊,無非大一點的村子而已,是個店鋪多些的集市罷了,甚至說當時長春是“無城之城”) 。起初設立的長春廳,只是在一個新墾區建立了地方政權,是一個行政意義上的統治中心,距離作為政治、經濟、文化、交通中心的現代意義上的城市還相差甚遠。遷治寬城子后,長春才開始了向現代意義上的城市演變。長春舊城建有城門,6個大門——東為崇德門、西為聚寶門、南為全安門、北為永興門、西南為永安門、西北為乾佑門,6個小門——小東門、小西門、東北門、東雙門、西雙門、馬號門。長春廳從1800年至1889年存在89年,正印官共有36人,其中理事通判31任,撫民通判(1882年設,滿蒙兼理,“借地設治”結束)5任。在這些人當中,大家知道最多的可能就是李金鏞。他是長春廳設置83年后(1883年),來到長春上任的。36任通判,李金鏞是唯一被記入《清史稿》的。《清史稿》用了數千字記述他的政績,“李金鏞,字秋亭,江蘇無錫人”,“為民請命”,“創建書院”,“捕捉劇盜”,“不時巡歷鄉僻”,“性坦易,口操南音,所至民愛而憚之”,“以功晉道員”。用現代話說,李金鏞不僅注重發展地方經濟、維護百姓利益,確保一方平安,還在文化教育、文明教化上做了許多實事好事,長春第一個教育機構——養正書院就是他主持修建的。李金鏞離開長春后,到黑龍江漠河任職,開辦金礦,對抗沙俄,維護民族利益。李金鏞病逝后,清廷特許為他在漠河、長春、無錫建祠紀念。歷史認定他是一位愛國愛民的好官。(青史留名,值得學習)。

3、長春廳升為長春府自設治以來,長春城歷經近90年的開發建設,發生了很大變化。農村已形成“三里一小屯,五里一大屯”,城內建設已是“屋宇櫛比,雞犬相聞”,孔廟、關帝廟都是這個時期建成的,形成了以南大街、北大街為南北軸線,東西向與十幾條街巷交叉連接的路網,在城市結構布局上已具有我國后期封建社會城市規劃的風格特點。在幾條主要街道上有許多店鋪和手工作坊,大約1600多家,糧米市、牛馬市、菜市、柴草市、皮革市、金融街、花街、食品街都很紅火。長春由一個地方的行政中心,逐步發展為吉林將軍轄境內最大的農業生產地和農副產品集散中心。1889年(光緒十五年),清政府決定將長春廳升為長春府,領轄農安縣(歷史上首次,農安一直管轄長春)。原廳署改為知府衙署,內設吏、戶、禮、兵、刑、工六房。從1889年到1913年,長春府延續24年,歷任知府21人次。下轄6個鎮、14個鄉,人口從設府之初的129萬人,到1907年(光緒三十三年)的1523萬人(府城人口446萬人),1911年長春地區人口突破200萬人(府城人口591萬人)。之后的民國期間,長春地區人口一直在190萬人上下波動。

4、長春府改為長春縣。辛亥革命后,建立中華民國。19131月在全國實行省、道、縣三級行政管理體制。3月,長春府改名長春縣,歸吉林省西南路道管轄。長春縣屬一等縣(全國分三等),轄5個區、80個鄉、1573個自然屯。縣的最高長官開始叫知事。1929年全國廢道存縣,吉林省撤銷吉長道,實行省、縣兩級管理體制。長春縣知事改稱縣長,長春的縣知事、縣長,從1912年至1932年先后8任。長春縣的建制一直保留到1952年。在偽滿洲國期間,它與偽新京特別市并存、分治,隸屬于偽吉林省,縣公署仍設在舊城內原址,但管理的行政區域都在農村,1932年時設10個區(1935年改為5個區),一區、二區、三區等等,卡倫區、萬寶山區,大屯區等等。區下設3個鎮,86個鄉。面積4085平方公里(1935年)。人口62萬人(1935年)。1945年光復后,國民黨長春縣政府隸屬于吉林省,劃設18個區。1949年改名長春縣人民政府,劃10個區,后來改設16個區。1952年,國務院決定撤銷長春縣建制,部分區劃入德惠、農安、九臺等縣,其余的區劃歸長春市區。

第二塊街區:俄國中東鐵路附屬地

甲午戰爭后,沙俄向東北滲透,脅迫清政府簽訂“中俄密約”,攫取了中東鐵路的筑路權。中東鐵路,又稱東清鐵路、東省鐵路,就是今天的哈大鐵路。1899年,俄國在二道溝修建了一座火車站,起名寬城子(當時長春城也叫寬城子)車站,也叫二道溝站,在今長春機車廠大門附近。俄國以一些不平等條約為依據,以火車站為中心,向四周擴展,相繼修建了倉庫、兵營、學校、教堂、俱樂部、商店、住宅等,鋪設了一匡街、二酉街、三輔街等幾條街道,形成了一個俄式風情的小鎮。這塊鐵路附屬地縱貫鐵北和鐵南,從現在長春站西側至宋家街東端,跨越鐵路兩側的狹長地帶,大約占地4平方公里。鐵路附屬地,是鐵路用地,既不是“借”,也不是“租”。主權屬于中國,俄國享有行政權、司法權、設警權、駐軍權、開礦設廠權,使用期80年。寬城子鐵路附屬地,獨立于長春府區劃之外,是長春歷史上因修筑鐵路被外國侵略者奪去主權的第一個特定區域。它的出現標志著長春半殖民地半封建化的加深,又在客觀上為長春城市演進帶來了機遇。俄國十月革命后,蘇聯曾一度繼承沙俄在附屬地的特權。1935年蘇聯以17億日元將中東鐵路賣給偽滿洲國。寬城子車站廢棄,附屬地移交偽滿洲國。至此,長達30年之久的俄國中東鐵路附屬地結束了它的歷史。

第三塊街區:日本南滿鐵路附屬地

大家知道,歷史上有名的日俄戰爭以俄國戰敗而結束,經美國調停1905年簽訂《樸茨茅次條約》,俄國被迫將中東鐵路支線,自長春至旅順、大連段轉讓給日本,改稱南滿鐵路,長春以北的鐵路仍由俄國經營,稱北滿鐵路。從此,長春成了日俄兩個帝國主義劃分勢力范圍的分界點。1907年,日本在頭道溝與二道溝之間修建了火車站——頭道溝火車站,日本人叫“長春驛”,就是現在的長春火車站舊址。長春站的建成,切斷了長春舊城與寬城子車站之間的聯系,使沙俄勢力孤懸于西北一隅。長春站建成使用后,日本人以此為中心,便千方百計不斷擴大鐵路附屬地的勢力范圍。到1931年“九一八”事變時,滿鐵附屬地面積已擴大到675平方公里,北起鐵北四路,南至勝利公園,東至東八條街,西至西四條街,東南至七馬路,西北至三不管。在這個區域內,日本人以站前廣場為基點,修建了3條大街:南直街——中央通(今人民大街從火車站到勝利公園東門),東斜街——日本橋通(今勝利大街),西斜街——敷島通(今漢口大街)。以中央通為中軸線,東側修建了東一至東八條街,西側修建了西一至西四條街,都冠以日本名稱。街路橫向的叫“町”,共24條;縱向的叫“通”,共18條,其中吉野町(今長江路)、日本橋通(今勝利大街)是繁華的商業區。修建了4個廣場:東廣場、西廣場、南廣場、北廣場(站前廣場)。還開辟了一個公園,即大同公園(今勝利公園)。滿鐵附屬地內,日本享有駐兵權、駐警權和行政權。圈占鐵路附屬地,是日本侵略和占領東北乃至中國的重大步驟,日本人曾說過,在長春建立附屬地是“打進中國版圖的楔子”,是“日本國力伸向大陸的象征”。日本發動“九一八”事變時,日本關東軍就是從附屬地集結,對中國駐軍發動偷襲的。

第四塊街區:長春商埠地

日俄戰爭,日本戰勝。190512月,日本與清政府簽訂《中日會議東三省善后事宜條約》,逼迫清政府承認它享有長春以南原由沙俄享有的一切權益和特權,并要求對日開放東北三省包括長春、遼陽、新民、哈爾濱、齊齊哈爾在內的16座城市,實行“開埠通商”。長春的商埠地,是清政府與日本既矛盾又勾結的產物。1906年(光緒三十二年),長春“奉命開埠”。長春商埠地不設在長春府城(舊城、寬城子)內,而是在城外開辟一處新地域修建商埠,對外開放,所以稱為“商埠地”。長春商埠地選在長春舊城于日本滿鐵附屬地之間,范圍:北起七馬路,南至長春大街(舊城北門),東到永長路,西到大經路,占地約53平方公里(另一種說法是4平方公里),人口12萬。成為當時長春城的第四塊街區。商埠地存續近10年,共建成16條馬路和34條街巷,商號1488家家,銀行、錢莊88家,醫院、茶館、戲樓62家。商埠地內,大馬路貫穿南北,是長春最早的一條近代化街路,有“燕春茶園”、“四海茶社”、“老市場”、“新市場”、“鐵行街”、“新民胡同”、“六國飯店”、“新民戲院”、“泰發合百貨店”、“亨達利鐘表店”、“丹鳳理發店”,以及鼎豐真、世一堂藥店、迪群齒科醫院,還有長通路的清真寺、西五馬路的基督教堂,郵局、電報局,可謂是商號密集,店鋪林立,車水馬龍,歌舞升平,一派繁榮景象。商埠地的形成,促進了長春工商業的活躍、發展,但也對長春城市建設有負面效應。商埠地把府城與附屬地連接起來,表面上是長春城連成一片、整體發展,實際上是為日本進一步擴大權益、加快侵略步伐提供了機會、奠定了基礎,日本領事館就設在商埠地內,這是日本在長春的一個龐大機構。商埠地的管理權又歸吉林省在長春設的道級機構,道的行政機關和長春府的行政機關實行分治,這種管理體制也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城市的整體規劃和發展。

講到這里,有人可能要問:長春商埠地是誰組織建設的呢?,是不是長春府,或是長春縣?都不是。商埠地在長春府、縣的行政區域內,但組織實施開埠并管理商埠地事務的,卻是另一個機構,就是。道級機構在長春,經歷了清朝和民國兩個歷史時期:在長春府存在期間,東北地區廢除了將軍鎮守體制(吉林將軍),1907設奉天、吉林、黑龍江三個省(東北三省,設巡撫)。為適應這種體制的變化,也是為了應對日俄戰爭后對外關系的新局面,清政府決定在省以下、府以上設立“道”一級行政機構。19081月,在吉林省添設吉林省西路兵備道,19099月改名為吉林省西南路分巡道,作為吉林巡撫(此時還不稱省長)的派出官員,監管吉林省西南一帶的行政事務,并兼管長春的稅收、商埠和對外交涉事務。道的最高長官稱道員。辛亥革命后,在1913年,全國實行省、道、縣三級行政管理體制,吉林省西南路分巡道改名吉林省西南路道,統轄長春、農安、德惠、雙陽10縣。1914年,改名吉林省吉長道,道員改道尹,公署叫道尹公署1929全國廢道存縣,實行省、縣兩級管理體制,吉林省撤銷吉長道,道尹公署改為吉林省交涉員公署。民間,把道員、道尹統稱“道臺”,把道臺辦公的署衙稱作“道臺府”、“道臺衙門”。 長春商埠地,正是在道臺和道臺府的主持下開埠的。長春的道臺衙門最初暫時設在長春舊(府)城內今東四道街路北四道街小學附近,后來遷至七馬路長春商埠地內,是當時駐在長春級別最高的機關、最大最新式的建筑(最早用電話、電燈、暖氣。在建博物館、方志館)。道臺衙門建在商埠地北端最高點,處于滿鐵附屬地和商埠地交界地帶,地勢居高臨下(大門朝東,平面呈斧狀,透出設計者的良苦用心),對附屬地頗有威懾之氣勢。長春開埠事宜從1906年開始,由西路兵備道首任道臺陳希賢主持籌劃。1909年成立開埠局(后改商埠局),第二任道臺顏世清組織具體規劃,并開始施工。到1911年第四任道臺孟憲彝執政時期,已經初具規模。

此外,還有幾件與商埠地、道臺府有聯系的歷史事件,順便給大家介紹一下:一是吉林督軍行署一度移駐長春,駐在道臺府。1921年(民國十年)春,吉林督軍孫烈臣主持吉林省軍政,他認為長春地處東北三省中心,交通便利,提議將吉林省督軍行署從吉林市移駐長春,時任東北巡閱使的張作霖同意這一提議。從19227月開始,吉林督軍行署機關大部曾遷來長春,設在道臺衙門舊址,留在吉林縣的僅有一名副官和督軍行署的牌子。這樣,就形成了省的領導機關分駐兩地的奇特局面,吉林省長和省長公署還駐吉林(縣),吉林還是吉林省會,但軍政指揮中心已搬到長春(縣),長春成了吉林半個省會。19244月,孫烈臣病逝,張作相接任吉林督軍后,督軍行署又遷回吉林市。省會縣之爭至此結束。但不管怎樣,這說明此時長春的位置和影響已經顯而易見,事實上已成為東北中部的中心城市,每年外運的木材、大豆(豆城)數量均居東北首位。二是長春縣籌備建市,市政籌備處設在道臺府19208月,長春縣成立長春市政公所,開始籌辦市政,市政公所督辦由吉長道尹蔡運升兼任。長春是吉林省第一個籌備市政的縣。19287月,中國正式實行市制。19299月,長春市政公所和長春商埠局合并,改名稱“長春市政籌備處”,處長由吉林省駐長春交涉員周玉柄兼任。19305月,民國政府頒布《市組織法》,規定了省轄市應具備的條件,其中包括人口應在30萬人以上,所征收的土地稅、牌照稅、營業稅等應占全年縣總收入的二分之一以上。當時長春縣商埠地、東站、舊城等三處人口合計54萬人,企業、商業1600多家,年稅收吉錢37萬吊,土地租賦提成銀210萬元,具備了成立省轄市的條件。長春市政籌備的范圍在商埠地區域。后因日本發動“九一八”事變,長春建市一事夭折。與市政籌備處一同在道臺府辦公的還有“駐長春交涉員辦事處”。193239,溥儀在道臺府舉行了“執政”就職典禮,這里就成了偽滿洲國的“執政府”、“國務院”。溥儀住了26天,搬到了原吉黑榷運局,就是偽滿皇宮。

第五塊街區:吉長鐵路用地(東站區)

清末,東北中部形成了吉林、長春兩個經濟區。為了把兩個經濟區連接起來,清政府修筑了吉林——長春鐵路。這條鐵路,1909年動工,1912年通車。日本以貸款和提供技術為誘餌,控制了經營權,吉長鐵路實際上變成了南滿鐵路的一條支線。吉長鐵路東端位于吉林城,西端在長春城外。長春在長春伊通河東岸、南滿鐵路長春站之東修建了火車站,稱為東站,占地100公頃。吉長鐵路開通后,以東站為中心,在伊通河東岸,逐漸形成了一個新街區,直屬長春縣管理。這就是舊長春的第五塊街區。

有人說,中國有好幾座火車拖來的城市;長春堪稱火車拖大的城市。百年前鐵路修到長春,火車開進長春,雖然拖來了工商業和眾多的移民,但也拖來了帝國主義的殖民侵略,拖來了主權的喪失和民族的屈辱。長春向近現代城市演變的歷程,伴隨著日俄兩帝對中國的欺凌和他們狗咬狗的利益紛爭。,舊城、商埠地、東站,加上“國中之國”的兩塊附屬地和三條鐵路、三個車站、三種貨幣,有人形容長春城就像個大拼盤。鐵路拖大的城市,侵略,三條鐵路,三個火車站、三種貨幣。當時有兩首民謠,說的是又尖刻又逼真:一首是,“蟹子形狀馬路七,數來數去沒有一;兩個須子八個爪,商埠一盤裝仨梨”。這首說的是商埠地,南北窄,東西寬,四周伸出幾條馬路,像個螃蟹。大馬路南北共有東西向的七條馬路,據說道臺顏世清是瘸子,為避諱,街路都不能以“一”命名(大馬路,頭道街)。全安橋和永安橋像兩根蟹須,大馬路東西各四條“道街”像螃蟹的爪子。商埠地像個盤子,里面裝著燕春茶園、愛國茶園、游藝場三處唱戲的梨園。另一首,“六門四街一座樓,三橋四廟遍地溝;南高東低長流水,北平西坦望日頭。” 說的是則是長春舊城有六大城門,大馬路上有頭道街、二道街、三道街、四道街,華俄道勝銀行二層樓房很長時間里是長春最高的樓房。三橋,是東大橋、南關大橋、永安橋;四廟,是關帝廟、財神廟、大佛寺和鬼王廟;長春城地勢南高東低,伊通河穿城而過;城西城北是一馬平川,站在高處可觀日出日落。

三、東北淪陷時期的長春

1931年,日本發動“九一八”事變。919攻占長春。19321月成立長春市政府。同年3月未滿政權建立后,長春淪為偽國都。315改名“新京市”,市政府改名市政公署。817“新京市”改為“新京特別市”,市政公署改名新京特別市公署,直屬于偽國務院。首任市長金碧東,最后一任市長于鏡濤,共8任。從1931年到1945年,長春淪為日本帝國主義的殖民地長達14年。關于這一時期的長春,我講三個問題:

第一個問題:日本選定長春為偽滿國都“新京”的理由

日本人選定長春為偽滿洲國的首都,是出于政治和軍事上的需要,處心積慮、權衡再三的。經史志專家分析,歸納出以下四條理由:

首先,要適合做戰略基地。日本從既定的侵略政策出發,首先從進一步侵略我國,進而進攻蘇聯來考慮,確定殖民地首都要設在東北的北部,至少也要在中部的原則。因此,不肯選擇位置偏南,而且淪陷前是東北政治中心、奉系軍閥根基很深的沈陽。哈爾濱地處東北北部,但俄國人多年經營、勢力強大,中東鐵路北滿支線還在蘇聯手里,日本人對蘇聯的影響有所忌憚。唯有長春最適合做日本進攻中國和蘇聯的戰略基地和大本營。這是選擇長春的首要理由

其次,必須和日本及東北各地交通便利。當時長春與日本本土之間有三條通道:走南滿鐵路直達旅順、大連,經海路,可達日本;走沈陽轉安東(丹東)鐵路,過鴨綠江徑直到達它占領的朝鮮半島;從長春向東到圖們、集安,經朝鮮清津港、羅津港,走海路也可達日本。此外,長春地處東北中心地帶。長春便利的交通條件和優越的地理位置,最適合日本軍事力量的進退,最宜于控制東北各地。這是第二條理由

東北淪陷前,長春早已是南滿鐵路最北端的車站,有已經營25年滿鐵附屬地,居住著1萬多日本人,并形成了堅實的經濟基礎和政治軍警管理體系,可以作為日本統治長春的依托。這是第三條理由。

此外,還有一條理由:當時長春是新興小城,市區周圍空曠,地價便宜,每平方米僅核0051元。就是征購100平方公里土地,也只要500多萬元偽幣即可辦到。用少量的投資,比較容易快速建立起一座服務于日本殖民統治的城市。(至于日本考沒考慮長春地震少,是風水寶地,沒有考證,權當一說)

關于偽都“新京”一名的出爐,日本人也是絞盡腦汁、反復琢磨,才定下來的。19323月,偽國務院總務廳長(國辦主任)、關東軍特務部長駒井德三兩次主持會議,研究偽都名城,當時提出三個名:盛京、復京和新京。盛京,因為沈陽叫過,是清入關前的故都,又是入關后的陪都,這個提議很快被否了;復京,是要恢復大清帝業的“遺老遺少”們提出的。“九一八”事變不久,關東軍就明確表示“未來的新國家”不是大清帝國的恢復和延續。因此,也被否了。最后,按照日本帝國主義的旨意,將長春更名為新京。日本有東京,中國有北京、南京,偽都叫新京,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第二個問題:淪為偽滿國都后長春城市性質和功能的變化

長春淪為未滿國都以后,城市性質和功能發生了重大變化。

(一)偽國都是日本對東北實行殖民統治的政治中心

偽滿洲國出籠后,在長春建立了龐大的中央機構。從溥儀“登極稱帝”的偽皇宮,到偽國務院及其所屬各部,特別是日本關東軍大本營,均裹以威嚴雄偉的近代化建筑,竭力顯示偽國都的政治尊嚴和殖民統治氣勢。

日本侵略者采取“內部統轄”手段,在偽皇帝身邊設“御用掛”,指導和監視溥儀行動;任命日本人擔任偽國務院總務廳長官,控制偽國務院的一切活動;推行“次長制”,由日本人擔任各部副職,掌握實權。而這一切皆聽命于日本關東軍司令部,關東軍司令部成為主宰偽滿洲國的太上皇。在它的操縱下,《國家防衛法》、《治安警察法》、《暫行保甲法》、《思想矯正法》等一系列殘害東北人民的法西斯法律,在長春炮制出爐,并從長春推行到東北各地,施行殖民統治。

(二)偽國都是日本掠奪東北資源的經濟中心

日本殖民統治的根本目的在于掠奪,而從事策劃掠奪勾當的主要機構則是它們的“特殊會社”。滿業、滿炭、滿拓等90多個“特殊會社”的總部大都設在長春,高踞主要街路的顯赫位置上,偽國都成了“特殊會社”的天下。日偽統治者稱這些會社為“國策會社”,通過它們攫取路權,強占海關,壟斷金融,控制產業,掠奪東北資源。位于大同廣場(今人民廣場)的偽滿中央銀行,就是日本侵略者在搶奪東三省官銀號、邊業銀行、吉林永衡官銀號、黑龍江省官銀號等中國金融機構基礎上,成立起來的控制東北金融活動的主要機構。

(三)偽國都是日本奴化東北民眾的文化中心

日本侵略者在偽國務院總務廳內設弘報處,由它統管東北文化事業,制造和宣傳反動輿論。把傀儡政權說成是“獨立國家”,把法西斯統治說成是“王道樂土”,把掠奪壓榨說成是“共存共榮”。通過所控制的廣播、電影,從長春散布到東北各地。

為了泯滅東北人民的民族意識,使之成為順民,日本侵略者在偽都“新京”設立了“建國大學”、“陸軍軍官學校”和“大同學院”等一批高等學校,培養日偽“中堅官吏”,在偽滿帝宮內廷修建了一座“建國神廟”,供奉起日本的天照大神,把它奉為偽滿的“建國元神”,成為偽皇帝的“新祖先”。又在南嶺等地修建了“建國忠靈廟”、忠靈塔,供奉“殉以建國”的“日滿英靈”,強迫東北人民參拜,不敬不拜者,處以1年至7年徒刑。

第三個問題:長春城市建設近代化與城市殖民地化相伴而生

日本人占領的14年間,長春的城市建設發展很快,先進的城市規劃和大量的城市基礎設施建設,使長春城市建設實現了向近代化的飛躍。對待這一史實,我們不能一味欣賞,更不能無原則地炫耀,但也不能回避,要尊重歷史、實事求是。新華社有本書中說的好,“痛恨日偽與喜愛這些建筑,其實并不矛盾。建筑物本身沒有罪過”。偽國都的城市建設分兩期進行:從1933年開始到1937年,為第一期工程。第二期工程從1938年開始,因太平洋戰爭爆發,沒有全部完成。前后用了8年時間,按照《大新京都市計劃》,原計劃市政控制區域為200平方公里,市街建設計劃區域為100平方公里,實際建成區只有80平方公里。偽新京市的重點,放在新開發的街區。在這個區域內,主要干道是從原中央通向南延伸的“大同大街”(今人民大街),在這個街道的中段建“大同廣場”(今人民廣場),以此廣場為中心,沿舊城北城墻修建長春大街,沿西墻修建民康路,向西修建“興安大路”(今西安大路),主干道向南,與之垂直相交的有“興仁大路”(今解放大路)、“至圣大路”(今自由大路)。現在的“地質宮”(包括文化廣場)一帶劃為“宮廷預留地”,由北往南直至“安民廣場”(今新民廣場)為“順天大街”(今新民大街),這條大街兩側是偽滿國務院及偽中央各部衙署,因最初設8個部(后改為9個,增蒙政部),人們俗稱“八大部”。偽滿國務院,現在的吉大白求恩醫學院基礎醫學部;偽滿軍事部,現在的吉(醫)大一院;偽滿司法部,現在的吉林大學白求恩醫學部;偽滿經濟部,現在的醫大三院;偽滿交通部,現在的吉大白求恩醫學部公共衛生學院。以上建在新民大街,以下在附近:偽滿外交部,現在的太陽會;偽滿興農部,現在的師大附中;偽滿文教部,現在的東北師大附小宿舍;偽滿民生部,現在的吉林省石油化工設計研究院;偽滿國民勤勞部,原長春稅務學院教學樓,現在的浦發銀行。偽新京還留下一組建筑群,就是以日本關東軍司令部為代表的建筑群:關東軍司令部,今省委大樓;關東軍憲兵司令部,今省政府大樓;關東軍司令官官邸,今松苑賓館;偽滿中央銀行,今工商行吉林省分行;康德會館,原市政府辦公樓;海上大樓,今市醫院;偽滿電信電話株式會社,今長春網通公司大樓;大興株式會社,今省八大廳樓;偽新京特別市公署,今市委大樓;偽滿首都警察廳,今市公安局大樓。還建了一些公園,兒玉公園(勝利公園)、大同公園(兒童公園)、牡丹公園(牡丹園)、白山公園、順天公園(朝陽公園)、黃龍公園(南湖公園)、動物園(動植物園)等。街路成網,綠化格局鋪開,給排水和煤氣設備先進,建筑群初具規模,公共交通興起,一時間長春市面變得洋氣起來。但這一切不屬于長春人民,偽國都的近代化建設是伴隨著城市的殖民地化而實現的。偽都建設前,日本人曾驅逐數千戶農民,毀了盡40座村莊,在城市邊緣制造了新的貧民區。日本人只注重新區建設,不考慮舊城區發展,任其破陋,當時幾乎沒有什么變化。新區的電力、煤氣、供水、排水、電訊、綠化等近代化設施應有盡有,中國人居住的舊區則望塵莫及。日本人居住的新區自來水普及率999%,中國人居住的舊區不到30%。煤氣用戶日本人占993,中國人僅占07%。中國人與日本人的生活環境判若兩個世界。

四、解放戰爭時期的長春

包括長春在內的東北地區(也包括熱河和內蒙東部)是兵家必爭的戰略要地,是光復后國共兩黨爭奪的重要地區。毛澤東在中共七大上說:“東北是很重要的,從我們黨,從中國革命的最近將來的前途看,東北是特別重要的。如果我們把現有的一切根據地都丟了,只要我們有了東北,那么中國革命就有了鞏固的基礎。當然,其它根據地沒有丟,我們又有了東北,中國革命的基礎就更鞏固了。”光復后不久,毛澤東電示東北局:“力爭我黨占領長春,以長春為我們的首都。”1946419(東北民主聯軍已攻占長春),中共中央東北局書記彭真致電中央并告林彪、陳云:“對于長春,我們決定采取鞏固確保方針,爭取成為我們的首都。”當時,我黨確定了“向北發展,向南防御”的戰略方針,有過把領導機關從延安搬到長春的想法,后來因局勢變化想法改變。這里所說的首都,也不是指奪取全國政權后的全國首都。即使如此,也說明占領長春在解放東北進而解放全國大局中的重大戰略意義和在我黨領袖心中的重要位置。蔣介石也多次強調:“國民黨命運在東北,蓋東北之礦產、鐵路、物產均甲冠天下”,“沒有東北,就沒有華北,沒有華北,就沒有中國”。正因如此,解放戰爭時期,國共在長春展開了激烈的接收與反接收的斗爭。大致經歷了三個階段:

(一)蘇軍軍管長春。194588,前蘇聯政府對日宣戰,百萬蘇聯紅軍出兵東北。815,日本宣布投降,東北光復。819,蘇聯紅軍200人先遣部隊空降長春機場,20日,在偽滿協和會中央本部樓內(今御香苑)成立了“蘇聯紅軍駐長春衛戍司令部”,蘇軍加爾洛夫少將任司令,東北抗聯將領周保中任副司令。同日,蘇軍用中、日、俄三種文字發布公告,宣布對長春進行軍事管制。在對長春實行軍事管制的短短幾個月里,蘇軍就任用了5任市長:于鏡濤,偽國民勤勞部大臣、偽新京特別市市長;曹肇元(兩任),偽國民勤勞奉公總隊總務處長;劉居英,隱蔽身份的中共黨員,原中共山東分局社會部長、山東省政府秘書長;趙君邁,國民黨接受大員,反映了當時時局和政局的瞬息變化。軍管期間,蘇軍不允許各政黨公開開展活動。930,中共長春特別市委員會成立,申東黎任書記。1027,東北局任命石磊(曹瑛)為市委書記。黨組織以半公開的形式開展活動,壯大革命力量。與此同時,在長春的國民黨特務組織、“先遣軍”、“地下軍”、“救國軍”也紛紛活動,爭奪勝利果實。光復后,城市經濟陷于癱瘓,人民生活仍然困苦。蘇軍的掠奪進一步加劇了市民的困苦。蘇軍接收了長春站倉庫、偽滿中央銀行、關東軍兵工廠、關東軍汽車廠及其它重要建筑物。拆卸機械設備作為“戰利品”運回國內。828一天,從偽滿中央銀行提走偽幣7億元、黃金720兩、白金620兩、白銀1320兩鉆石3705克拉、各種有價證券總值75億元。此外,蘇軍還增發偽幣,并發行紅軍票。大量偽幣和紅軍票的流通,使長春出現了嚴重的通貨膨脹。

(二)“四一四”長春第一次解放。1946414日中午,蘇聯按計劃撤離長春。國民黨長春市政府正式接管了長春。當時長春沒有國民黨的正規軍,主要是收編的偽滿軍警武裝。當日下午,正當國民黨接收大員慶賀接收長春“得手”之時,東北民主聯軍在總指揮周保中、副總指揮陳光、政治委員林楓的指揮下,2萬余人兵分三路,開始從西南、東北、東南三個方向向長春進攻。經過五天四夜的激戰,首次攻克長春,共斃敵、傷敵2500余人,生俘14萬人,國民黨5名接收大員同時被俘,東北民主聯軍傷亡1500多人。這就是著名的“四一四”戰役。418長春第一次解放,中共東北局進駐長春,中共長春市委、長春市政府成立,石磊任書記,劉居英擔任市長。19465月,國民黨調集了10個師的兵力,分3路進攻長春。面對敵強我弱的形勢,中共東北局、吉遼省委和長春市委市政府于522日午夜主動撤出長春市區,轉入農村建立根據地。國民黨再次占領長春。中共這次解放長春、主持民主政府共35天。

(三)“久困長圍”與長春和平解放。1946523,國民黨軍占領長春。之后5天里相繼占領雙陽、農安、德惠、九臺。從此,除榆樹外,長春經歷了兩年多的國統區生活。1947年以后,國民黨在長春成立東北“剿總”第一兵團,委任鄭洞國為兵團司令兼吉林省主席,想固守長春。長春作為偽滿洲國期間,曾是日本重點設防的城市。國民黨在此基礎上,大肆構筑城防工事,增修永久性、半永久性的明碉暗堡160多個,形成了要塞式的防御體系。對此,國民黨信心滿滿。鄭洞國曾說:“我自信長春城防固若金湯,可以同解放軍較量一番了。”國民黨中央社大肆宣傳造勢:“長春城防曾經聘請專家數十名精心設計,搜集世界各國防御工事的資料,動員技工數十萬人,使用水泥6萬袋,鐵板1500余噸,歷時13個月才構成‘堅冠全國’的永久性工事。”據當時圍攻長春的東北人民解放軍第一兵團司令員肖勁光回憶:1948年“61520日,我圍成指揮所在吉林召開師以上干部會議,調整圍城部隊,全面部署圍城工作。會議根據黨中央和東北局指示,決定解放長春采取‘久困長圍,展開政治攻勢和經濟斗爭,使其糧彈俱困,人心動搖時再攻’方針”,“命令所有部隊622前進入指定位置,于是10萬大軍兵臨城下。”東北人民解放軍在長春城外25公里的廣闊地域上,形成了一個嚴密的封鎖區,當時守長春的新七軍、六十軍10萬蔣軍遂成“甕中之鱉”。國民黨駐軍為了固守待援,推行“殺民養軍”政策,大肆搜刮民糧,驅逐百姓出城,砍伐街路樹木,拆毀城市建筑修碉堡,長春這座近代化城市遭到了嚴重破壞。307%的房屋被拆毀,33%的輸電設備被拉走,70%的供水設備遭破壞,瘡痍滿目,慘不忍睹。“久困重圍”的方針,加劇了國民黨軍中的矛盾。非嫡系部隊60軍逃出吉林來到長春后,寄人籬下,苦不堪言。在解放軍的強大攻勢下,軍心動搖。解放軍派代表多次秘密會見軍長曾澤生,曉以大義,動員起義。六十軍軍長曾澤生曾回憶說,“當時,擺在六十軍面前的有三條路:一是死守長春,結果是城破被殲;二是向沈陽突圍,結果是被解放軍殲滅在長春到沈陽的路上;三是反蔣起義,參加革命,向人民贖罪,只有這一條才是活路。究竟走哪一條路呢?這是當時整天盤旋在我腦際的問題,也是盤踞在每個人心里的問題。”在這樣的形勢下,曾澤生決定率部起義。六十軍起義后,新七軍孤立無援,被迫向解放軍投降。鄭洞國見大勢已去,決定放下武器,投向人民。19481019,長春和平解放。長春圍困戰,是我軍戰史上首次大規模的圍城戰役,是我軍采取圍困辦法、和平解放具有堅固防御體系大城市的第一個成功戰例。它的勝利,打破了蔣介石撤退長春、回兵沈陽、全力增援錦州的計劃,使我軍能夠集中全力進行遼西會戰,加速了整個遼沈戰役的勝利進程。和平解放史稱“兵不血刃”,然而長春的和平解放卻是用血的代價換來的。我軍在外圍戰斗中傷亡4000多人,在市區遭國民黨殺害的共產黨員和愛國志士300多人,還有10萬多人民群眾饑餓而死,長眠在長春這塊土地上。他們用血肉之軀和累累白骨,終于贏得了長春的和平解放。

 

長春解放后,迎來了新中國的成立。和全國一樣,在完成社會主義改造后,迅速開展社會主義建設,經歷了“大躍進”、“三反五反”、“三年自然災害”和“文化大革命”的風風雨雨,迎來了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的新時期,實現了從消費型城市向生產型城市、從封閉型城市向開放型城市、從近代化城市向現代化城市的蛻變。1953年,長春改為中央直轄市,由東北行政委員會代管;1954年,吉林省人民政府進駐長春,長春成為吉林省省會;1979年,長春被列為全國15個經濟中心城市之一;1989年,長春市被批準為國家計劃單列市;1994年,長春被國家確定為副省級城市。長春市成為全省經濟、政治、文化中心,成為聞名全國的老工業基地、商品糧基地和科教文化城市、綠色宜居城市,成為在東北亞地區有重要地位和影響的區域性國際中心城市。當前,在科學發展觀的指引下,市委市政府正帶領長春人民,朝著繁榮長春、和諧長春、開放長春、美麗長春的目標邁進,推進幸福長春建設的偉大夢想,不斷書寫新的長春歷史。

 

講到這里,我就算把長春歷史簡要回望、梳理和盤點了一遍。在準備這份講義的過程中,我也產生了一些新的感受和認識,最后再和大家交流一下。講六句話:

第一句話:長春不缺歷史,缺的是發現歷史的眼睛。

第二句話:長春有著特殊的城市記憶,但也不乏豐富多樣的歷史。

第三句話:長春承載過民族的屈辱和抗爭,面對過去長春沒理由自責和自卑。

第四句話:一方水土養一方人,獨特的長春歷史滋養了長春城市性格。

第五句話:幸福源于歷史,歷史不能忘記。

最后一句話:每個人都是自己的歷史學家,在幸福長春建設的歷史舞臺上續寫更加精彩的長春歷史是每個長春人特別是在座各位的責任。

 

以上我講的內容,參考、引用了許多史志專家的研究成果。在這里,我向他們由衷地表示感謝!也謝謝各位領導和學員們的支持!不當之處,歡迎大家批評指正!

來頂一下
返回首頁
返回首頁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站內搜索: